無意義堆疊

一個散落圖像和文字的角落。
七人目主要,偶而會有一點v3,近期入了文野坑。

主推:天吉、天KI、最KI、百春、赤春(以上逆可)
僅接受CB:最吉、吉KI
雷:天白

文野主推中也先生。
CP主推中芥/織太/偵探組。
不吃戀愛向的太中/太芥/芥敦
(但看他們嘴砲打架沒問題b)

沒有出現在上面的CP基本上都吃。

(w/_-)<どうでもいい—

 說起來你可能不相信,是板子他先動的手(X

一個在玩遊戲時總是愛取嫁角名字的慘劇(。)

這次的受害者是天海和SAVE。

上色毀線搞,雖然線稿也各種慘劇

推推邪神文鳥的cocRPG系列,根本狂信者養成遊戲
拜亞基好可愛修喞好可愛神話生物好萌舊日支配者們也都好可愛(SAN0



++下面劇透有。


++++++++++++++++++++++++++++++++++++++++++++++++++++++++++++++++++++++++++++++++++++++++++++++++++++++++++++++++++++++++++++++++++++++++++++++++++++++++++++++++++++++++++++++++++++++++++++++++++++++++++++++++++++++++++++++++++++++++++++++++++++++++++++++++++++++++++++++++++++++++++++++++++++++++++++++++++++++++++++++++++++++++++++++++++++++++++++++++++++++++++++++++++++++++++++++++++++++++++++

說起來我明明只買了爪子跟眼睛結果人外程度就這麼劇烈太過分了啊奈亞貴樣啊啊啊啊雖然人外很棒但是家人都認不出我來了啊啊啊啊啊啊──

【七人目】作者的推特問答翻譯-關於創作這件事

因為被這條推戳到心坎裡所以想特別獨立出來說。

其他依舊會更在上一篇的文檔裡

其實泥土桑前一段時間就更了只是我懶了沒放過來

標題是我擅自取的,嘛,如果有更好的提議請告知我

 --

https://twitter.com/clayman_nendo/status/1012213206368976897

Q.(前略)

①對原作抱有敬意,クレイマンさん是對哪個點表示敬意才做出這個遊戲的呢
②自己內心孵了三年的東西,跟クレイマンさん說的其實是這樣的設定相異的時候,應該優先哪一邊才好呢?
③我該如何接受這一連串的推文呢?(後略)


A. 

①對原作獻上敬意這件事,希望你能想...

【希望之峰遊戲室】超高校級的幸運與星星的墳墓

一棟溫暖的房子,

一個冰冷的抉擇。

你不是孤獨一人。


【PL】狛枝凪斗

(睡醒开始用狛枝给kp带来胃痛

【KP】玉米

(用搞事...為PL帶來笑容....

【PL】狛枝凪斗

(快住手这根本不是搞事

【KP】玉米

(那麼我們就開始搞事吧(不

【PL】狛枝凪斗

(始めよう!


+TRPG團錄

+當然會有的劇透

+輕微(???)的狛日要素


以上。


───

【KP】玉米

你忽然地醒了過來。

裸露在衣物外的皮膚傳來冰涼的觸感,你花了幾秒鐘的時間才勉強睜開沉重的眼皮。

目所能及的地方都格外陌生,映在眼前的是純白色天空。

你試著轉動頭顱,順著...

【coc跑團團錄】【明天見】

+劇透注意

+些微的自我解釋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話。


++


──「如果可以和重要的人一起迎接【明天】,你打算怎麼做?」──


【1st . 不穩的第一日】


趁著難得的長假,你為了見一位已經很久沒見的朋友而造訪了【黃昏町】。


黃昏町別於一般的大都市,這座城鎮沒有什麼高聳的建築,以沒有光害、適合觀測星象而聞名。

計畫中你將在黃昏町停留三天,今明兩天到鎮上觀光,第三天晚上觀賞彗星。


下了火車的你拖著行李箱,外頭的天氣晴朗,是絕佳的觀光好天氣。

你和那位朋友約好中午在鎮上的一家咖啡店見面,順道一起吃個午飯。


現在是十一點半。你要...

「Persona!」


因為鬼太郎時隔9年終於從牆頭上下來跳舞了所以玩下梗(這不是毫無關聯嗎)

所以那個哈姆子呢(夢裡什麼都有)

空白牌─可以用來替代一副塔羅牌裡遺失的牌、也有重新創造命運或是命運的秘密,目前還不可洩漏的含意,通常最終的結果一定會出乎問卜者的意料之外。

說起來P1跟P2一開始的確有致敬JOJO呢...(看耳環的P)

十年後的夕紀。

「......」發動中。

【七人目】推特設定相關翻譯(7/9更新)

【七人目】推特設定翻譯相關」

來自作者clayman太太推上一些有關七人目的設定雜談翻譯。

整理完算了一下字數不含網址標點居然有一萬多字...可怕的資訊量。

因為老福特太敏感不給發所以只能外連了。

翻譯感謝泥土,能翻牆的也可以到他發的原噗去看。


希望這些能夠讓同好們更了解這個遊戲的世界...嘛雖然我也只是借花的受惠者啦。

以上!


*更新就不另外開帖了,記得要常常回來看看哇

【希望之峰遊戲室】Hello,KIBO.

防雷頁

*以彈丸角色帶入的魔改團,原作捏他有

PL為PC柚子扮演彈丸論破2的七海千秋(場內名七海秋)

*少許魔改

*名字前粗體=場內 名字前非粗體=場外

*圖待補


*原劇本

標題:Hello、Vita.


OK?

--

KP

這裡是橫濱港未來21的周邊,是個充滿海潮香氣的歷史港都。


有著近代摩天大樓、完美混合異國情懷與昭和前的懷古風,更是神奈川首屈一指的觀光地。


今天也是適合觀光的好天氣。

來到此地旅遊的你,碰巧遇見了地標大廈中正在舉行的『VR展』。


展示的物件從范紐曼型架構型的電腦,到 2001 宇宙之旅的物品都有,集結不少過去與現...

夕紀:我的戀人實在太可愛了怎麼辦在線等有點急

我是不喜歡掛人的,但基於對方把私信鎖了我只好放上來啦。

那麼這位無緣無故毫無前因後果啪一聲罵人人渣的連一點基本禮儀都沒有的小姐,請問你是腦袋撞壞了、被馬踩了、吃錯藥亦或是根本忘了吃藥呢?

自己做了多少事會遭報應的是誰,你心底有數,像你只會私信BB還鎖回應,都能說出口了敢不敢再有種點?

不管你發生了什麼事都不構成罵人的理由,我也跟你非親非故沒有包容你的義務啊。

別說下輩子了,這輩子也不想看見你,請滾。

畫著玩。

我玉米、就算是死這邊,從這裡跳下去,也不會再開一個手書坑。


真爽。(啪)

其實想吃無花果蛋糕的芥芥。

誠實地把主人的意思表現出來的羅生萌(沒有錯字)

察覺到的中也先生。


想吃蛋糕(無關)
想讓中也先生教會芥芥再多珍惜、重視自己一點啊(還是圖文無關)


胸の中にあるもの【在內心的某個東西】♪

いつか見えなくなるもの【哪天就消失的那個東西】♪

それは側にいること 【這在身邊的感覺】♪

いつも思い出して 【請不要忘記】♪


兩個人都超級僵硬♪

中芥真的好好吃…。・゚・(ノ∀`)・゚・。

唐突的兔耳芥川,官方梗真是(略

兔子(蘋果),第一次看到時和羅生門一起盯著看了好一陣子的芥

「別看了快吃下去」by切好整盤蘋果發現芥還沒吃的中也馬麻(不是

其實是雞尾酒的裝飾(X

好想吃中芥(。

七人目塗鴉。

安定的產量低下和老梗。

他們真好。

唐突的兔耳x中也先生!

官方梗是好文明。

【希望之峰遊戲室】太陽花田

防雷頁

*才育前提,大家一起玩TRPG的團錄

*治癒系劇本、超大量魔改、超大量不嚴謹的東方梗、較真考察設定禁止

*圖待補


*原劇本

標題:太陽花田

作者:遊吾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話▼

──


王马小吉(pl)

呀 晚上好天海酱


天海蘭太郎(KP)

晚安,王馬君。


王马小吉(pl)

是有新模组吗?


苗木诚(PL)

晚上好,玩家一号苗木诚已就位


王马小吉(pl)

“哟西 那么赶紧开始吧——”


苗木诚(PL)

“没问题的话就请开始吧。”


天海蘭太郎(KP)

「說起來,繼...

【希望之峰遊戲室】貓貓☆大恐慌!~真殺了你哦~

防雷頁

*才育前提,大家一起玩TRPG的團錄

*貓貓日慶祝團,雖然在貓貓結束前跑完了但整理壓線失敗

*輕微的天吉、王夢、最王要素,穿插其他角色的吐槽

*治癒系(?)劇本,角色貓化、劇本魔改、混部展開

*圖待補

*超級大量的OOC、茶番一樣的CP向展開,特別是最原作為陰最嚴重崩壞


*原劇本

標題:ねこねこ☆パニック!~殺すぞマジで~

作者:田中田

原劇本:id=6204579

翻譯:泥土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話▼

──

苗木诚

舞园桑…!欢迎!


天海蘭太郎(KP、NPC)

「歡迎,聽說是苗木君的熟人呢。」

「請不用顧慮,輕鬆地享受遊戲吧...

一張壓線失敗的情人節賀圖。
從嘴裡搶了別人送的巧克力然後給上自己的吉(???


想畫的組合還有很多之後陸續補上。


你看見希望之峰遊戲室外的公布欄貼著一張開團傳單。

----

【劇本名稱】Hello、kibo.

【系統】克蘇魯神話六版

【簡言】你們在參與某次VR展時,因為偶然而與跑出來的人工智慧──KIBO對話交流。卻被不知不覺間被他所知道的,某位黑幕的陰謀捲入當中...

初心向短團,原有劇本魔改,適合練習RP。大量V3捏他,不建議沒有接觸過作品的人報團。

【推薦技能】一顆和初誕生於世AI好好相處的心,無論看見什麼都不會動搖的覺悟,對KP上皮可能有的OOC適度的寬容。

【備註】RP傾向重,想玩丟骰子遊戲或是大殺四方神話生物或邪教徒的PL或許會失望...謝絕鴿子。

【人數】單人-3人(上角色皮、單卡報名(不建議)是可以的,另外為了避免撞NPC,請不要帶V3的皮來玩喔)

【跑團平台】QQ

防雷頁

*才育前提,大家一起玩TRPG的團錄

*輕微(心虛)的狛日要素,雖然kp是天海但幾乎披著日向皮,穿插其他角色的吐槽

*治癒系劇本,劇本魔改

*些許(。)的ooc有


*原劇本

カリプソの島
原文:http://seesaawiki.jp/nokosaretashuki/d/%A5%AB%A5%EA%A5%D7%A5%BD%A4%CE%C5%E7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話▼


---------------------------

天海蘭太郎(KP)

  

「連結--核對使用者ID--確認登入者身分--!」


「你已經進入▎▋▌▏▍▎管理系統,請問需要什麼服務?」


>>讀取程式─辨識碼毀損,進行自我修復

  >>修復失敗,錯誤代碼404

    >>不影響系統運行,讀取開始

            


>>「讀取中……」

▏ ▌▌▌▌▌▌▌▌▌▌   ▏100%


>>全數載入


……………………………………………………………………

011110101111011010001000010100010010010

000100100001001111011001000010010000100

001111010111101100010000100100100001001

010000100100100001001001000010010010000

00100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000  0000000  00

00                                  000

0    000    00

 0

0  0000  0

  0000000                      00000000000000    000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天海蘭太郎(KP)  

在沉睡與清醒的夾縫,夢境與現實的隙間裏,在安穩的黑暗中,意識漸漸浮現,你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依舊沉浸在美好的夢境片段中,你的雙眼所映出的是陌生的天花板。

鼻腔中騷動著潮濕植物的氣息,耳邊迴響著的是遙遠的潮水聲,這一切都顯示著自己正身處海邊。


狛枝凪斗(PL)

“……?”


天海蘭太郎(KP)  

五感所傳遞來的資訊漸漸明晰起來,讓你意識到自己已經不是在夢中了。


但,這並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

你怎麼都無法回想起來,自己是為什麼會身處在這裡的。


你試著回想,但是除了自己的名字、自己的才能「超高校級的幸運」這個稱號。

這裡是哪裡?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的?為什麼會在這裡?來到之前是什麼身分?經歷過了什麼?


這些事情一樣都想不起來。


身下躺著的是張樸素的木床,環顧房間也並沒有什麼特別引人注目的東西。

地板和牆壁,都是乾淨無垢的木質。

離床不遠有一扇窗戶,窗戶下你自己的行李正隨意地擺放在那裡。


(請自由行動#)


狛枝凪斗(PL)

“……?!”

因处于陌生环境而心生不安,同时无丝毫来到这样的环境记忆的大脑硬是去回忆便隐隐作痛。

这里是哪里,我为何在这里,无论哪一个问题都没有人给出答案。


我去查看行李里的物品。


天海蘭太郎(KP)  

放著換洗衣物和你的隨身物品和旅行套裝,就跟你平常外出旅遊時會帶上的行李差不多。


狛枝凪斗(PL)

往窗外看看。


天海蘭太郎(KP) 

走向窗戶,往外邊望去後,映入眼簾的是南國植物的叢林,散發著如同雨過後的夏季一般的强烈氣息。


狛枝凪斗(PL)

环顾一圈,如果找到门的话就去试图开门。


天海蘭太郎(KP)  

幾步遠的地方有房門,沒有鎖上,可以直接打開。


狛枝凪斗(PL)

“……”手在门把手上停顿了一瞬,莫名本能地产生了想要躲开的欲望。连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身体便擅自地行动了,快速锁上了门。从窗口走。


天海蘭太郎(KP)  

似乎是從外面鎖上了,怎麼用力都推不開。


狛枝凪斗(PL)

窗户吗?


天海蘭太郎(KP)  

(是的,窗戶推不開)


狛枝凪斗(PL)

(诶——好过分哦天海君。)


天海蘭太郎(KP)  

(應該說雖然可以稍微推開,但是不足以讓你通過)


狛枝凪斗(PL)

可以进行力量对抗来判定是否能强行打开吗?


天海蘭太郎(KP)  

(對力量判定通過的話可以硬開,不過那樣也會發出非常大的聲響)

(力量12的話,必須骰出10以下才有辦法硬撬開)


狛枝凪斗(PL)

(嗯,我试试看。)

(1D100 -> 98)


天海蘭太郎(KP)  

(...嗚哇。)

狛枝凪斗(PL)

(……是大失败呢,真是不幸啊。这份不运后会有怎样的幸运呢

(一想到这里,连大失败都变得可以忍耐了。笑)


天海蘭太郎(KP)  

「...那個,請問你在做什麼呢?」


在你試圖實行撬開窗戶的舉動時,身後傳來了女性的聲音,你對那個聲音沒有印象。


是因為太過專注在手上的動作了嗎?連他人開門進來的聲音都沒察覺。


狛枝凪斗(PL)

“抱歉…让小姐你见笑了,我只是在疑惑这扇窗户打不开而已。稍微有点想吹吹风,所以尝试了一下能不能将它全部打开…”


转身向她露出一个微笑,微耸肩动作自然。


“——很显然失败了呢。”



>>骰快速交谈。


狛枝凪斗(PL)

(75/14  成功)


天海蘭太郎(KP)  

你面前的和你年紀差不多的、作女僕打扮的少女雖然還有點疑惑,但似乎是接受了你的說法。


「這樣嗎...?這個季節的海風的確很舒服,如果身體已經沒問題的話,出去外面走走也是不錯的選擇。」


狛枝凪斗(PL)

“谢谢你的关心。我不知为何似乎忘记了不少事情,头还有些晕……请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天海蘭太郎(KP)  

「這個...我也不清楚。」

「昨天傍晚出外散步的日向君偶然發現倒在沙灘上的你和散落的行李,然後才把你帶回來這裡的。」

「本來是想等你清醒才問問為什麼倒在那種地方的,但您自己也沒有印象嗎?」


狛枝凪斗(PL)

“不……我完全没有记忆了,让我这种人打搅你们的生活真的很抱歉。”

看起来露出了苦恼的神色。


“十分感谢施以援手。不过请问这里是…?”


天海蘭太郎(KP)  

「這裡是▌▏█▉▍▌。」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確實對方說出口了,但那串字串彷彿被什麼所阻礙般,妳只能聽到一串毫無意義的雜音。


「站在這裡說話也不好,到飯廳來吧。直接問問在那裏的日向君或許能更清楚當時的狀況。」


狛枝凪斗(PL)

“…是这样啊。我的名字是狛枝凪斗,只是一个普通的作家,不知为何来到了这里。请问你是?”


跟着她去饭厅,边走边搭话。


天海蘭太郎(KP)  

「東條斬美,現在接下了負責打理這座屋子的委託。之後若有什麼感到困擾的事情也能過來詢問我。」


走出房間後,來到了一個更為寬闊的房間。


那裡和你剛才所處的房間一樣,牆壁和地板都是清一色的木制。

在房間裏有一張大桌子,以及四張椅子,桌上的盤子裡有著幾個草餅。


椅子上坐著和你年紀差不多、樣貌看起來很普通的褐髮少年,他正安靜地喝著杯子裏的飲品。 


狛枝凪斗(PL)

看到了这位少年,我会想起来什么关于他的印象吗?


天海蘭太郎(KP)

「啊,已經醒了嗎?」


似乎是注意到談話的聲音,少年望向了你們的方向。

不知道是不是光影造成的錯覺,一瞬間好像看見對方的眼瞳帶上了紅色。


(請骰一個靈感)


狛枝凪斗(PL)

我打量他,向他露出一个开朗的微笑。“已经没有大碍了,谢谢你救了我。请多指教,我是狛枝凪斗,你就是日向君对吗?”


狛枝凪斗(PL)

(嗯,让东条桑向日向君介绍我的偷懒心思落空了呢。)

(75/63 成功)


天海蘭太郎(KP)

「沒事就好,雖然當初看到的時候結結實實地被嚇了一跳。啊、已經聽東條說過我了嗎?」

「我叫做日向創,暫時...可以說是管理人吧。」



雖然沒有任何關於眼前少年的記憶,明明是初次見面,但你總覺得對方看著十分熟悉、就像你們已經相處過一段非常長的時間一樣。


狛枝凪斗(PL)

“嗯,是这样啊。”一边思考着我们有见过吗这种问题,一边继续向他搭话。

“日向君发现我的时候,我是昏迷,和我的行李都全湿透对吗?这里是个岛吧,虽然不知道我是怎么来的,不过有方法可以离开这里吗?”


天海蘭太郎(KP)

「離開嗎?這座島雖然一般人難以登上,但對▌▏█▉▍▌是開放通行的。」


又是和剛才相似的雜音,彷彿受到干擾的電子訊號,模模糊糊的、難以辨清。


「等每個星期的定期船來就能離開了。話說回來,你怎麼會以那種狼狽的模樣倒在沙灘上?」


狛枝凪斗(PL)

“抱歉,原因的话我这种没用的人无法给出呢。”朝他歉意地笑笑。

“我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隐约有印象的是,我的人生似乎充斥着大起大伏。上一刻被车撞进医院,下一刻就中了百万彩票,或许现在的经历也只是这其中的一环——飞机失事或海轮失事后侥幸存活了下来。是幸运抑或是不幸,日向君怎么看呢?”


天海蘭太郎(KP)

「這、還真是波瀾壯烈的人生啊...」

雖然是這麼說著,但你覺得對方語氣裡的驚訝並沒有多少。


「幸運或是不幸...即使能在不幸之後得到幸運的補償,先前經歷的同等程度的麻煩也不是說打消就能打消的。」


「你的經歷算不算上幸運我不好評論。不過只要還活著,就還有去開拓未來的可能吧。」


狛枝凪斗(PL)

“原来如此,不愧是管理员呢日向君。”不可置否地友好笑了笑。


“总觉得有人也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日向君看起来也很面熟啊,大概是错觉吧。接下来我就等船来了,在此期间希望能帮得到你的忙。这座岛上还有其他人吗?”


天海蘭太郎(KP)

「....」

日向稍微思索了一下,然後對你這麼提議了。

「目前還留在島上的只有我和東條。」

「如果沒有地方能去的話,記憶恢復以前可以暫時留在島上,這裡不論時間還是空房都很足夠,不需要急著離開。」


狛枝凪斗(PL)

“好,不介意我这种连记忆都没有的垃圾的打扰就太好了。”

“说起来,日向君平时在这里做什么呢?”


天海蘭太郎(KP)

「倒是別這樣說自己啊,又不是你自己願意陷入這種狀態的。」

「做什麼啊...島上設施的維護修整、管理,以及接應外來的人,這座島不大是不大,還是需要有人處理這些雜務。」


天海蘭太郎(KP)

「人數比較多的時候比較容易忙不過來,但不久前大多數人都從島上離開了,也有東條的幫忙,相較之下工作量就減輕了許多。」


狛枝凪斗(PL)

“大多数的人?原本和日向君一同工作的人吗,他们调到岛外工作去了?”

“没问题噢,只要是我能帮的上忙的都乐意效劳。”


天海蘭太郎(KP)

「也不是,目前島上的工作人人員只有我跟東條...」

「嘛,怎麼說呢...儘管只要待在這裡就不需要擔憂多餘的事情,但是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也只能離開。」

「本來是該先帶你到島上轉轉熟悉環境,但我們待會還有些例行工作要做,抽不開身。」


日向起身從一旁的架子上取出一張紙捲,並遞給了妳。

「這是島上的地圖,雖說這座島沒有複雜到會讓人迷路,還是帶著比較好。」


狛枝凪斗(PL)

“十分感谢,那么我就不打扰日向君,先去岛上看一看了。”


天海蘭太郎(KP)

「嗯,路上小心。」

說完後日向把杯子裡最後一點飲品喝掉,拿著空杯子離開飯廳,走去了廚房的方向。


狛枝凪斗(PL)

(嗯……既然是个比较友善的模组我就不跟踪npc了。也有我跟踪没点够的原因啦(。)

天海蘭太郎(KP)

(如果點夠了就會實行的意思嗎...)

狛枝凪斗(PL)

(…不如说没点够是主要原因吧。我还是很想跟踪这个预备学科的。)

(好厉害啊,一眼看透。不愧是天海君。笑眯眯)

天海蘭太郎(KP)

(位於視線之外的日向創毫無前兆的打了個冷顫)


狛枝凪斗(PL)

我看眼地图。

天海蘭太郎(KP)

大概是這樣子的地圖,似乎是倉促間記錄下來的,而且莫名的有股熟悉感。


【請骰一個靈感】

狛枝凪斗(PL)

(75/69 成功)


天海蘭太郎(KP)

那麼你意識到了:這張地圖上的字,不正是自己的字跡嗎?


【記憶等級+1】

【目前等級2:記憶的碎屑】


你能想起自己的名字

你能正確的使用自己所擁有的知識和技術

你能够想起關於自己的家人、親近朋友相關的事情

你無法想起近幾個月內的事情

你無法想起自己為什麼來到這裡的原因


狛枝凪斗(PL)

“……啊,奇怪…”

学生时代的事情想起来了,但是少了一大段,身为作家的记忆也模模糊糊,近几个月内的事情简直是忘得一干二净。

如此反常的状态令自己指尖按着额角皱了眉,目前却也无计可施。

这个地图既然是自己画的,之前对日向君的熟悉感就不是错觉,只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全部想起来。


狛枝凪斗(PL)

我向东条和日向道别后前往沙灘方向。


天海蘭太郎(KP)

推開門,你走出屋外,出現在眼前的是被豔陽照耀得爍爍發光的一小片沙灘。

溫暖的風吹拂著肌膚,地面散發著夏季雨後的清新氣息。


回頭一看,剛才你所在的建築是一座樸素的單層小木屋。

周圍沒有類似的其他建築,茂密的南國植物叢林將它圍了起來。


脚下的沙粒又細又軟,在陽光的照耀下放出如同結晶般的光。

再向前方望去,在叢林之間有一條向前延伸的小路,目測約五十米之後,便能抵達粼光閃爍的大海。


狛枝凪斗(PL)

往海边走,远眺一下海面,观察一下海浪。


天海蘭太郎(KP)

這片沙灘極為純粹,脚下只有黃金的沙礫,踩在上面的聲響都是如此輕柔。

通過樹木所圍成的隧道,你來到了海邊。


海潮的氣息漸漸濃郁起來,金色的沙灘慢慢沒入海水中去。

天空是萬里無雲的晴朗,只有遙遠的水平線分隔了海與天的界線。


平靜祥和的,彷彿不是現實中存在的景色。


狛枝凪斗(PL)

站着欣赏一会儿风景,觉得被晒得很不舒服,沿着岛边向泉水方向走。


天海蘭太郎(KP)

依著沙灘的邊緣往西邊漫步,大約走了十分鐘,林間突然出現了一條細細的小徑。

看起來是被人踩出來的小徑,細長地在林間延伸,就像在邀請你走進去一般,强烈地吸引著你的好奇心。


被些許從樹葉間漏下的陽光照射著的林間小道,充滿著靜謐的氛圍,在小徑兩側,猶如列柱一般的高大樹木並排生長著。


狛枝凪斗(PL)

顺应这无言的邀请走入小径,一直向前走。

我可以知道这些树木的品种吗?


天海蘭太郎(KP)

(相關的知識系技能或是知識-30代用)


狛枝凪斗(PL)

知識(95-30=65/7 成功)


天海蘭太郎(KP)

那麼你發現這些樹木是南洋杉,世界五大著名觀賞樹種之一,壽命最多可長達450年,主要分布在澳大利亞和紐幾內亞一帶。


天海蘭太郎(KP)

沿著小徑漫步,你不斷深入深林之中。


一路上樹木漸漸茂密起來,最後連鳥鳴聲都聽不見了。

空氣漸漸帶上了些許凜冽的凉意,接著、在你的前方出現了小小的一汪清泉。


狛枝凪斗(PL)

走近去观察泉水。


天海蘭太郎(KP)

在被樹木包圍的空間之中,清澈見底的泉水從泉眼中徐徐湧出,水中沒有任何魚或生物棲息。


據你目測,泉水的直徑大約7、8米,深度在3米上下。

清澈地能夠輕易看透的泉水底部,沉著一隻被皮帶牢牢纏住的寶箱。


狛枝凪斗(PL)

我要留神观察四周是否有鸟鸣或小动物的动静。


天海蘭太郎(KP)

除了風吹動樹林發出的沙沙聲外,什麼聲音都沒有。


狛枝凪斗(PL)

无论如何都是自己曾经呆过的地方,即使奇怪了些倒也不是不可信任。

放松地享受阴凉,蹲在泉边掬起一捧泉水,吨…喝掉。


天海蘭太郎(KP)

你喝下了泉水,味道清涼甘甜,遺憾的是並沒有什麼san回復1d6之類的特殊效果。


狛枝凪斗(PL)

我想去泉水下面取那只箱子。脱掉外衣准备下水,以防万一它被皮带固定在泉底,带上弹簧刀。


天海蘭太郎(KP)

(請骰一個游泳)


狛枝凪斗(PL)

(25/90 失败)

游泳失败无法潜水的话,我可以找一个大石头抱着沉下去吗?


天海蘭太郎(KP)

不怕溺死嗎


天海蘭太郎(KP)

泉水的深度比你預估的還要深一點,下潛到一半時氣就不夠用了,你有些手忙腳亂的浮上水面。


狛枝凪斗(PL)

(嗯…过体质鉴定来判定会不会溺死吧,这样可以吗?)

天海蘭太郎(KP)

(應該有其他比較安全的方法啊...那麼足夠抱著沉下去的大石頭,骰一個幸運看能不能在附近找到吧

狛枝凪斗(PL)

(是我太过愚笨,没办法想到什么好方法来拿宝箱呢。)

(80/51 成功)


天海蘭太郎(KP)

那麼你深吸了一口氣,抱著大石頭再次投入泉水之中,憑藉著石頭的重量拉著自己往下沉淪,有沒有溺水的話...骰出66以下就是成功的潛下去了。

狛枝凪斗(PL)

(18/66,成功。没有出什么问题,到目前为止都很幸运呢。)


天海蘭太郎(KP)

(這是FLAG呢,狛枝君。)


天海蘭太郎(KP)

幸運的沒有嗆水,花費了好一段時間和力氣,你抱起寶箱後快速地浮上水面。

寶箱被皮帶捆著,不太好開。


狛枝凪斗(PL)

(哈哈,我这样的垃圾如果连幸运这一才能都不自信的话,似乎也没什么价值了呢。)


用弹簧刀割断皮带。


天海蘭太郎(KP)

拿起小刀割斷了皮帶後你打開了箱子,裡面放著的是一册書,書名為《奧德賽》。

能泡在泉水裏而安然無恙,看起來這些皮帶綁的比你想像的還緊。


奧德賽是古希臘詩人荷馬所著、描繪英雄的敘事詩。

講述的是英雄奧德賽的冒險歷程以及他所經受的種種苦難。


稍微翻了翻整本書,有一頁大概是經常被人翻閱,和其他書頁比起來皺縮不少

--------------------------------

英雄奧德修斯在冒險途中遭遇海難,無助地在海上漂泊著。


這時,居住在俄吉吉亞島上的女神卡裏普索迎接了他。

卡裏普索深愛上了奧德修斯,她對奧德修斯說,如果他能與自己永遠在島上相伴的話,就賜予他以永生。


奧德修斯在島上度過了七年時光,與卡裏普索生下兩個孩子,但他强烈的歸鄉之心從未消失。

他對於卡裏普索的一再請求,也始終是搖頭拒絕。


終於,宙斯將赫爾墨斯派來,要求卡裏普索放奧德修斯歸鄉。

終於他得以離開小島,回到了自己的故鄉。


-----------------------------


意義不明。為什麼是這一頁呢?


【記憶等級上升了1】


·等級3【記憶的殘片】


你能够想起自己的名字

你能够正確的使用自己所擁有的知識和科技

你能够想起自己的過去、職業相關的事情

如果你希望,能够想起最近遇到的人的事情

如果你希望,能够想起直到最近為止的事情

你無法想起自己為什麼來到這裡的原因


狛枝凪斗(PL)

“唔……”脑中瞬间闪过了许多画面,最终定格在南国小岛的艳阳下黑白熊玩偶恶意的笑容上。自相残杀,杀人未遂,被孤立,以及日向创。


在这之后的事如何也想不起来了。想起了这些也不过重叹一口气。


狛枝凪斗(PL)

(这个奥德修斯的故事,好旗。)


狛枝凪斗(PL)

我把书带上。不知是谁将他沉在泉底,不过可能性也就少得可怜的那几个吧。


天海蘭太郎(KP)

於是你把書放進了包裡。

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狛枝凪斗(PL)

把自己在阳光下晒的半干,然后被晒得有些晕晕乎乎向山丘的方向走。


王马小吉

(哟 晚上好!)

(阿拉 还在开团吗?)


狛枝凪斗(PL)

(晚上好啊王马君。)


王马小吉

(搬上椅子)

(嗯 狛枝酱和天海酱 晚上好! )


天海蘭太郎(KP)

繞到小屋的後方,在樹叢之間有一條小路。

你通過小路,在樹林中斷了的盡頭,是一片淺藍色的花朵盛開著的廣場。


廣場中央坐落著一座石制的台座,那上面的似乎刻著什麼。

但是無論你怎麼努力,都無法理解那些「刻痕」的意義。


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天海蘭太郎(KP)

(晚上好,王馬君)


狛枝凪斗(PL)

我可以知道花的品种吗?

天海蘭太郎(KP)

可以,你能認出那些花的品種是「勿忘我」

狛枝凪斗(PL)

“这是……”

指尖抚过刻痕却无法读懂,转身视线便被花海所占据,无言默立。

在石台可以骰侦查吗?

天海蘭太郎(KP)

可以

狛枝凪斗(PL)

(55/23 成功)


天海蘭太郎(KP)

你覺得這些刻痕似乎是帶有某種意義的「語言」。


狛枝凪斗(PL)

想起了有记忆的那个自己所画的地图上山丘边那个大大的提醒符号,这里似乎对于自己有着什么重要的意义。


尽量记住刻痕的纹路,然后离开,前往东边的洞。


天海蘭太郎(KP)

沿著海岸線走下去,走了約10分鐘,面前出現了似乎是洞窟的地方。


沙灘在這裡到了盡頭,再往前走就是岩石區了。

然而本來在礁石之間常有的,螃蟹以及海蛆之類的生物在這裡卻完全不見蹤影,連一點生物的氣息都沒有。

別說生物,就連粘附在岩石上的海藻也完全沒有。


──也就是說,這裡完全沒有活物的痕迹,僅有潮濕的空氣,和溫濕的海風在吹拂。


在這樣的沙灘和礁石之間,有著約能通過一個人大小的洞穴,悄悄地敞開著。

洞穴的開口不算很大,但是非常深,眯起眼睛也看不清深處的樣子。


從外界照進洞穴的光芒似乎在入口處就被吸收殆盡,更深處充滿了一片黑暗和沉寂。


王马小吉

(远古时代的洞穴?)

狛枝凪斗(PL)

我要碰碰运气,看眼我的手机进了水还能不能开机。

天海蘭太郎(KP)

(記得脫衣服下水卻不記得要把手機拿出來嗎(。

王马小吉

(小心被远古生物追杀哦 快进行你的逃亡之旅吧! 多多捡点金币和钻石吧!加速道具也是!(神庙逃亡x)

天海蘭太郎(KP)

(突然就變成了高速動作遊戲了嗎)

王马小吉

(说不定洞穴里有小火车!)

(小心断轨翻车哦!x)

(其实不是小火车是矿车?)

狛枝凪斗(PL)

(嗯,这么说我突然想玩神o逃亡了呢。)

天海蘭太郎(KP)

(那麼接下來就加入愉快的追逐橋段...說笑的)

狛枝凪斗(PL)

(没有啦,手机在外套口袋里。日向君不是说捡到我的时候是在海边吗,那个时候不是早就被海水泡过了…)

王马小吉

(哈哈哈哈哈哈!攒集金币可以购买蝙蝠套装外观吗!)

天海蘭太郎(KP)

手機好好的,可以正常開機,只是好像收不到訊號的樣子。

狛枝凪斗(PL)

(哦……十分感谢留下了光源。)


狛枝凪斗(PL)

在洞口骰个聆听。


天海蘭太郎(KP)

不用骰,什麼聲音都沒有。


狛枝凪斗(PL)

那么我打开手机,看眼果然没有的信号便不再去管,开了手电筒功能进洞。


天海蘭太郎(KP)

你依賴著手機的光芒進入了洞穴。

大約往前走了十米,洞窟裏還是沒看到有拐彎的地方,只是一直線地通向深處。

回頭去看的話,入口處的光芒似乎已經離得很遠,只能看見微弱的亮光。


──你突然感受到一種無緣由的不安感,也許再這樣前進下去的話,就會踏入永遠無法返回的領域中去。

那點微弱的好奇心,都被仿佛在耳邊叫囂一般的寂靜所吞噬。


左右狹窄的石壁、深邃的黑暗與靜寂,都給予著你巨大的壓力。

在這種地方就算出聲叫喊,聲音也不一定能傳達到外面。


狛枝凪斗(PL)

(是提醒呢,这种情况下果然还是返回最好吧。)

天海蘭太郎(KP)

(唉呀,果然要退出來了嗎?

王马小吉

(啊咧?)

天海蘭太郎(KP)

(要得到情報都會伴隨風險的不是嗎?

王马小吉

(不再进去看看了吗?说不定有美好的东西等着呢?)

(试图怂恿)


王马小吉

(狛枝酱肯定明白的吧?或许有希望的曙光哦!)


理科瑞(围观)

(日向君在等你啊) 


王马小吉

(↑持续怂恿↑)


天海蘭太郎(KP)

(視線外的日向創毫無理由地打了個噴嚏)


狛枝凪斗(PL)

(我总有一种kp和场外联合坑我的预感呢…我再往前走一分钟好了,同时赌上高灵感高幸运,一旦出现一点不对立刻往回走。)


王马小吉

(嘻嘻…怎么会呢)



天海蘭太郎(KP)

你連自己到底前進了多遠都已經不清楚了,或許這洞窟正是通往小島內部的孔路也說不定。

好像要遏制住呼吸一般强烈的不安再次向你襲來。


——正當你感到接近忍受的臨界點時,幽長的洞窟內部突然截斷,看來是走到了盡頭。


脚邊好像有什麼東西的樣子。


王马小吉

(我来担保不会出事哦!)


狛枝凪斗(PL)

我用手电筒照照。


天海蘭太郎(KP)

把手電筒的光往脚边照去,你發現有個像是手柄一般的东西插在地上。

──那是一()把()長()槍()。


狛枝凪斗(PL)

(意外的有熟悉感呢,大概是接收到了某个参加了自什么残什么杀的平行世界的我的脑电波吧。)

狛枝凪斗(PL)

我要拔出它。


……等一下,果然还是等等再拔。


天海蘭太郎(KP)撤回了一条消息

天海蘭太郎(KP)

……


狛枝凪斗(PL)

……


王马小吉

(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天海蘭太郎(KP)

(唉呀呀...)


王马小吉

(吹口哨)

狛枝凪斗(PL)

(十分抱歉……我这样的垃圾的犹豫不决让天海君烦恼了,虽然什么都没看见不过,直接当我拔了也是可以的。)


天海蘭太郎(KP)

在你拔起那把長槍的時候,不知為何有一種非常稱手的感覺。

你想起來了。

在那個奇怪的南國小島上,你遇見了其他同為超高校級的學生,然後被逼迫著上演自相殘殺的戲碼。


通過了存活率六分之一的俄羅斯輪盤,獲得了特典,得知了自己和其他人身上的真相。

為了消滅所有的絕望,為了保護不是絕望的她。

你製造了機關,摀住了嘴巴,將自己綁縛起來,將長槍懸掛起來。


在熊熊火焰之中,喧鬧吵雜的聲音和容器破裂的聲音傳入耳中。

那時,你的確鬆開了握住繩子那端的手。



——最後的結果是怎麼樣了、來著?

——又為什麼,你現在會在這裡呢?


狛枝凪斗(PL)

(总觉得是什么重要的封印…果然没有错啊。本来还想去找外面的日向君商量一下的。)


天海蘭太郎(KP)

【記憶等級上升至5】


狛枝凪斗(PL)

——按理来说,那一刻的自己确实已经死了才对。

为了一决胜负而走向生命终焉的自己此举一旦成功便能剿灭所有绝望残党,而现在自己还活着。


按照计划将永远死去的自己还活着……这是在无声定言失败吗。

意味说不清道不明地无声笑了起来,倒是有几分疯狂的味道。


狛枝凪斗(PL)

(…到目前为止都没有sc呢。默默出来这么一句话)

天海蘭太郎(KP)

(嘛...避開了SC不是很好嗎?)

王马小吉

(大概是幸运所致吧!)

(很幸运呢 狛枝酱)

狛枝凪斗(PL)

(嗯,天海君说的也很有道理哦。脸上写着没有sc我稍微有点寂寞(…)

天海蘭太郎(KP)

(所以說FLAG發言....(略)

王马小吉

(安静的打开游戏室的音响配上bgm 希望searching)


狛枝凪斗(PL)

那么,我提着枪走出洞穴。


天海蘭太郎(KP)

取回了大部分的記憶,你忽然能夠理解那些刻痕的涵義了。

台座底部刻着「YOU ARE NO W HERE」这几个字母。


走出洞窟,外頭的陽光對適應了洞窟黑暗的眼睛來說有些刺眼。


狛枝凪斗(PL)

我要回到山丘上,把长枪埋在那里。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天海蘭太郎(KP)

那麼你走向山丘。

通過小路後,在樹林中斷了的那一邊,是一片淺藍色的花朵盛放著的廣場。


充斥著視野的大片淺藍色鮮花,是盛放著的勿忘我。

說起來,勿忘我的花期應該是在春季吧?


廣場的中心微微凸起,形成一座小山丘,在山丘的頂端,褐髮的少年正站立在石台旁。

被如此虛幻的氛圍環繞著,他若有所思地眺望著遠方。


狛枝凪斗(PL)

沉默地走到石台前,将冈格尼尔放入花丛中,任之被天空色的繁花淹没。


天海蘭太郎(KP)

日向只是靜靜的看著你的舉動,似乎沒有阻止你的意思。

在將長槍放入花叢中時,你又想起了一些事情。


──完完全全地忘記了。

不,應該說是有意地將這份記憶封印了。


在這裡度過的時間,本應只是從今早醒來到現在這樣短短的一段時間而已。

但是,並非如此。


不知多少天,一天又一天重複,已經在這裡過了數不清多少次重複的「一天」了。

在這裡留下的其他劃痕,便是在這裡循環往復的天數。


沒能成功從這裡離開,抑或是連那種想法都沒產生出來,在夜晚睡去的話,第二天又會忘卻一切而醒來。

這樣的時光,已經重複了無數無數次。


狛枝凪斗(PL)

“被困在这里了吗……”

动作一顿,随后恢复如常,随手折下一支繁花背对着人出声。

“不,还是说也有我不愿醒来的原因。预备学科,你怎么看呢?”


天海蘭太郎(KP)

「...果然換回那種稱呼了。雖然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這件事情,就算不問我,你自己心裡不也是很清楚的嗎?」


狛枝凪斗(PL)

“不愧是预备学科,打太极的话也说的如此没有技术含量呢。”

“我一点也不想要死不死地在这里被折腾。啊啊……好好地让我去一睡不醒不好吗,预备学科赢了我也不用这么自大过分吧。”


天海蘭太郎(KP)

「是嗎?你是這樣想的嗎?」

日向的語氣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多少該清醒點了吧?我可不是為了炫耀那種無聊的優越感才把時間耗費在這座島、耗費在你身上啊。」


狛枝凪斗(PL)

“……所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沉默许久起身拍落衣服沾上的花瓣,回身面对他,眼中情绪晦涩不明。


“我啊,自认为已经是最没用的垃圾了。连回收都不必要,直接焚烧了永除后患不是更加方便吗?”


“纠缠不清的原因是什么呢?”

“告诉我吧,日向君。”


呼唤了对方的名字,在句末放轻了声音,略带沙哑的低沉音色几乎被风连同花瓣一起带走。


天海蘭太郎(KP)

「我說,你到底打算鬧騰到什麼時候?」

「說到底除了你的『自以為』外,根本沒有任何人對你這樣說過吧?」

「就算在程序裡重複了無數次,到現在還是無法理解你那股鑽牛角尖的性子到底是從哪裡來。」


天空一如既往的純淨,而隨風搖曳的花朵由此延伸到十分遙遠的遠方。

一成不變的地點,時間和空間,以及似乎永遠晴朗的天空。

這個世界遠離塵埃、喧囂與煩惱,似乎可以讓人在此永遠居留下去。


「為什麼要持續到現在?理由理所當然到連解釋都沒有必要啊。」


為了讓自己重要的同伴甦醒──這個理由,有這麼難理解嗎?」


狛枝凪斗(PL)

“……”


“…哈啊……区区预备学科,擅自把我划分到重要的同伴,没有羞耻心也要有个限度吧?”


几步上前拉近距离,顿了一下似乎是思考了瞬间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只是下意识,抬手在对方未反应前将手上方才所折下的勿忘我插于他发间。


蓝色的花无法在碎发间停驻,松手的瞬间便散落了。


“……算了,到底我也是你的手下败将。”


轻摇头不知在叹息什么,垂眸隐了尖锐目光,指尖揉乱了自己额角的卷曲白发。


“…走吧。”


天海蘭太郎(KP)

花朵輕飄飄的落在了面前少年伸出的掌心,抬首望向你的目光帶著點困窘、這個空間裡的狀態可不是只有他會看見啊。


「直到最後還是說不出好聽話啊。──...、而且我說,這種行為對同性做不太對吧。」


「那麼,狛枝,做出選擇吧。」

像是要沖淡尷尬的氣氛一樣,他開口說道,看著你手中握著的,那把佈滿鏽蝕的,曾經刺穿了你、曾在台座上留下無數刻痕的長槍。


「是留在nowhere(不存在此世的地方),还是回到现实的now, here(現在、就在這裡)。」

「──答案已經決定好了吧。」


狛枝凪斗(PL)

“对同性做哪种行为?预备学科的自作多情又开始泛滥了吗。”


“这么好心啊,还有选择的吗?”

“嘛,比起在这里生不生死不死地徘徊,就让我看看你所灌注希望的未来吧。”


天海蘭太郎(KP)

「...」無數次因為膽怯選擇不生不死的徘徊的你說出這句話可是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啊!努力的把到了嘴邊的吐槽吞了回去。


狛枝凪斗(PL)

从花丛中拾起长枪,枪尖直刺石台,在now与here的中间留下了凿痕。


天海蘭太郎(KP)

你選擇了回到現實。


那個誰也不會被你所牽連的,誰都不會因為你的幸運而不幸的溫柔世界。

作為可能性之一的、被投影出的殘像般的產物。

無論是多麼平和,夢境就是夢境,總是要醒來的。


視線裡的一切逐漸化作電子訊號飛散,你感到身體漸漸被一片虛無所包圍。

在從這個世界消失前,你仿佛看到了少年鬆了一口氣的、溫柔微笑著的表情。




———「喂、聽得見嗎?」


朦朧的視野裡,從上方俯視著你的身影,以及你所熟悉的、那個人呼喚你的聲音。

───


王马小吉

(莫名感动)

狛枝凪斗(PL)

(十分感谢天海君愿意让我这种人加入跑团!玩的很开心)

天海蘭太郎(KP)

(嘛、所以說不要用「我這種人」這樣貶低自己的說法啊。說起來要扮演真實存在的人壓力還是有點大啊...

狛枝凪斗(PL)

(我倒是觉得天海君扮演得非常好,和预备学科那副腔调一模一样呢。笑)

王马小吉

(日向酱要是在这里估计要糟糕了吧 噗)

(阿 虽然感觉他也快习惯了.)

天海蘭太郎(KP)

(在本尊面前rp對方這種事情還是饒了我吧

入间美兔

(..等一下 现在这个团还没到结局吗?)

天海蘭太郎(KP)

(是2.5ED,從程序裡醒來的結局啊)

狛枝凪斗(PL)

(已经结束了噢

入间美兔21:43:42

(呜哦..看着还没有结算 以为还有什么剧情展开.)

(还以为进入什么奇怪End了(...)b


天海蘭太郎(KP)

(喔忘了發通關報酬,通關的話,SAN值恢復1D4

防雷頁

*才育前提,大家一起玩TRPG的團錄

*輕微的天吉要素,穿插其他角色的吐槽

*治癒系劇本,角色亞人化、劇本魔改

*素材為KP手繪勿噴

*些許(。)的ooc有

*原劇本

夢幻の箱庭
作者:友(トモ)
作品id:id=8180655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話▼













天海蘭太郎(KP)

那麼,差不多是時候進入劇本裡了?


王马小吉(PL) 

嗯开始导入吧.


穆西(旁觀)

拿个爆米花和可乐围观(……


某个预备学科瑞(旁觀)

搬来板凳坐好.


穆西(旁觀)

精彩.jpg


天海蘭太郎(KP)

這麼問有點突然,王馬君你是貓派還是犬派的呢?


王马小吉(PL)

小动物来者不拒哦★


天海蘭太郎(KP)

沒有特別偏好嗎?


王马小吉(PL)

没有呢.

要说的话,猫咪可能相处多一点★


天海蘭太郎(KP)

明白了,那麼接下來就直接進入導入場景吧


------------------


天海蘭太郎(KP)


這是某個豔陽高照的假日。

你與朋友天海蘭太郎一同來到古玩店。


店裡擺放著許多造型奇異、風格年代都大相逕庭的小物、書卷。

進入店裡後你們就分頭去看自己有興趣的東西了。


王马小吉(PL)

诶——天海酱家里是不是整天堆着这些东西?

听说年代久远的古玩里或许会隐藏着古代智慧的神秘力量,天海酱知道吗?


天海蘭太郎(KP

你這樣詢問著,卻沒有聽到回應。

轉頭一看,你看見天海沉默著站在其中一座書架前方,出神地盯著手中一本翻開的本子。


王马小吉(PL)

(侦查看看他在看什么本子)

1D100=65成功


天海蘭太郎(KP)

你湊過去看,發現那是一本很古老的繪本,紙頁上帶著舊書特有的泛黃感。

封面上寫著似乎是文字的東西,但是讀不出來。


你的腦袋裏明明知道紙面上畫的就是「畫」,但卻無法看清畫的是什麼東西,能感受到這種詭異的感覺。


王马小吉(PL)

(安吉酱的灵魂画作!)

(突然)


天海蘭太郎(KP)

(這話可千萬別在本人面前說啊)


王马小吉(PL)

「天海酱在看什么呢?」


天海蘭太郎(KP)

「啊、...」

面對你的提問,他像是終於回過神來一樣,從繪本圖面上移開目光,然後──


「──歡迎回來。」

這樣子溫柔的笑了。


還無法理解天海沒頭沒腦的話語有什麼含意,你的頭突然地裏湧起了一陣鈍痛。

接著、你聽見了某個聲音。


──某個、似乎是誰在呼喚你的聲音。


王马小吉(PL)

「…诶」


某个预备学科瑞(旁觀)

东条妈妈叫人回家吃饭辣

王马小吉(PL)

(不不妈妈桑我还想再玩一会)

(配合的晃腿在座位上大叫x)


王马小吉(PL)

晃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点.


天海蘭太郎(KP)

伴隨著逐漸加劇的疼痛,你的視線也慢慢模糊了起來。


「────」

然而面對著你的異樣,天海卻像是察覺不到不對勁般毫無反應,自顧自地接著說下去。

你的意識漸漸消散……、然後,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某个预备学科瑞(旁觀)

唔哦badend… 

王马小吉(PL)

(才刚开始吧dokidoki!)


天海蘭太郎(KP)

------------------------------

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映入視線的是一片被夕陽染紅的天空。


撐起身子,剛才你所待著的店面已經消失,而自己正躺倒在一片草地上。

周圍是鬱鬱蔥蔥的草木,不遠方有一間小小的房子。


王马小吉(PL)

「…???」

「这哪…不对又是这种奇怪的事情吗?」


爬起来拍拍身子看看四周(侦查)

1D100=9成功


天海蘭太郎(KP)

你發現有一塊區域樹木异常的茂盛,不自然的就像是在掩蓋著什麼一樣。


王马小吉(PL)

走过去看看.


天海蘭太郎(KP

撥開層層疊疊的草木,你發現在那後方的地面上豎立著一扇門。

木質的門上著堅固的鎖,不論怎麼用力都打不開。


王马小吉(PL)

「嗯…?」


某个预备学科瑞(旁觀)

撬锁王师傅要上线了吗.


王马小吉(PL)

「这种地方居然藏着密室之类的吗"

(门锁有生锈吗)


天海蘭太郎(KP)

沒有,雖然有一定年代了,但是十分的堅固。

如果用投機的方式打開的話,說不定會發生什麼非常不好的事情。


莫名的,你在觀察這道鎖時有這樣的預感。


王马小吉(PL)

聆听一下里面.

木门贴着能听到什么吗?


天海蘭太郎(KP)

你將耳朵貼上門板,什麼都聽不到。


王马小吉(PL)

先去别处看看吧

去木屋


天海蘭太郎(KP)

你向遠處的小木屋走去。

沿路上你發現周圍有小塊的田地和花壇,裡面種植著蔬菜和鮮花。

窗戶裡透出了些燈光,似乎有誰正居住在這裡。


王马小吉(PL)

在翻窗和敲门中选择了后者


王马小吉(PL)

决定礼貌的走正门敲了门

「有人在吗?」


天海蘭太郎(KP)

你敲響門扉,門緩緩地打開了。


「請問是哪位……?」

發出提問的是——與你的友人、天海蘭太郎『極為相似』的一個人。



──要說為什麼你知道那並不是你的友人...


他先是愣了一下。


「你、終於...終於回來了呢、▍▌▎█▌▍!」

那和你的友人十分相似的存在豎起耳朵、興奮地甩動著背後像是貓一樣的「尾巴」,用叫人喘不過氣的力度緊緊地擁抱著你。


但是很奇怪的,他呼喚名字的部分卻不知為何聽不清說了什麼。


形象圖


百田解斗(旁觀)

(等一下..呜哦那个是天海!?加上猫耳朵意外地有点好玩啊

天海蘭太郎(KP)

(準確來說是跟我外型很像的npc,人類還是不可能長出貓耳的)


王马小吉(PL)

「唔哦哦……那个那个 是天海酱?」

伸手随意的揉揉身上抱紧自己的人(猫?),太过意外而有点无法反应过来。

「那个、能先放开我吗?」


天海蘭太郎(KP)

「啊、抱歉抱歉,有點太激動了,因為已經等那麼久了啊。」

手所觸碰到的「貓耳朵」帶著溫度和毛髮的真實質感,你理解到了那絕對並非是裝飾品或是頭飾一類的東西。


「這次的出行很辛苦吧?別站在外面了,進屋裡休息吧。」

放開緊抱著你的手,他完全不顧你驚訝的神情,拽著你進到房子裏。


王马小吉(PL)

「出行?………我出去了很长时间吗?」

被拉进去时一边试图问出什么讯息一边四处环顾屋内.

「天海酱!一直在等我,抱歉了。」


(侦查)

1D100=34成功


天海蘭太郎(KP)

「是啊,久到懷疑你是不是已經不會回來了。」

你看見「天海」頭上的貓耳像是反映失落的心情一樣垂了下來,他稍稍的握緊了抓著你的手。

「不過、現在看到▍▌▎█▌平安的樣子我就放心了。」


環顧四週,木屋裡採用橙色的暖光,裝潢樸實而令人安心。

有廚房和餐桌,客廳中放著沙發和暖爐。

雖然不大,但足够兩個人一起生活了。


王马小吉(PL)

「是是、我回来了!…乖,想念我了吗?」

伸手温柔的抚摸他的脑袋,再揪了揪猫耳,感受治愈的温度。


「天海酱!你记得我们在这里生活了多久吗?」

试着问出来些什么。


天海蘭太郎(KP)

他稍微低下頭讓你能更好的摸摸他,看起來他對於這樣的互動模式已經是習以為常。

「已經很久很久了,雖然之前的時候偶而你也會去外面,但是出去這麼久的時間還是第一次。」

「──還一點訊息都沒有,讓人很擔心的啊!」


『天海』一邊說著一邊拉著你坐在沙發上,咚咚咚地跑去廚房為你倒了一杯葡萄味芬達,同時,他還端來了蛋糕作為點心。


「雖然晚飯前吃零食不太好,不過偶而一次的話還是沒問題的。」


王马小吉(PL)

「是自己做的吗?」

一边接过喜欢的葡萄芬达,一口吨吨吨的喝下,感觉确实有点饿了呢。

「呀嚯——真舒服呢…」


「天海酱!今天就让我放纵一次吧?呐──」

趁机将目光四处乱转试图寻找葡萄panta。


天海蘭太郎(KP)

喝到了美味的芬達,

感覺莫名其妙地跑到這裡來而困惑的心情稍微放鬆一點了。

(SAN值恢復1D2)


「真是拿你沒辦法,只限於今天啊。」

拿起了你喝光的空杯,天海起身走向廚房,尾巴一晃一晃的心情似乎很好。


桌上的蛋糕散發著甜美的香氣。


天海蘭太郎(KP)

(美味的足以讓人san值恢復的葡萄芬達(對象限定)


王马小吉(PL)

顿时感觉被治愈了神清气爽.


王马小吉(PL)

(忍不住离开桌子去倒饮料x)

天海蘭太郎(KP)

(看著劇本裡喝所以現實裡也想喝了嗎?)

王马小吉(PL)

(回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去开冰箱)

狛枝凪斗(旁觀)

(满san也给回复吗?

天海蘭太郎(KP)

(這個劇本的話,滿的話就是增加上限值了

狛枝凪斗(旁觀

(原来如此那这个吉的卡岂不是san要爆炸弧你以后跑我的团不许用这张(…)

天海蘭太郎(KP)

(上一次跑團的時候直接被降了20多點來著

狛枝凪斗(旁觀)

(降san是kp的乐趣不是嘛(你出去

王马小吉(PL)

(不我感受到你的恶意了)


天海蘭太郎(KP)

過了不久,天海帶著裝滿芬達的杯子回來了。

發現你沒有動桌上的蛋糕,他有些疑惑的偏了偏頭。


「嗯?▍▌▎█▌沒有胃口嗎?之前都是毫不猶豫地吃掉還要追加的。」


剛出爐不久的蛋糕,用白色奶油和水果妝點得很好看,散發著甜甜的香氣,看起來十分的美味


王马小吉(PL)

之前回来路上吃些东西呢,稍微有点饱了.外界的零食很好吃哦!天海酱下次一起跟我出远门吧!去看看怎么样?


天海蘭太郎(KP)

「...?之前總是說著我的樣子出去外面太引人注目,說不定會人被抓去解剖實驗要我留下來好好看家的明明是你。」

天海的語調帶上了一點困惑,耳朵一動一動的。


王马小吉(PL)

「啊──那是我说谎的啦。」

轻描淡写的回应道.


「天海酱这个样子最可爱了不是吗?如果有人敢抓去解剖你我会保护好你的!」


天海蘭太郎(KP)

「是嗎?還真是說了過分的謊呢。」

坐在你對面的沙發上,天海的語調沒有像是話語上的失落,聽到可愛這個形容詞時,一直搖晃著的尾巴倏地停頓了下。


「啊啊又是忽悠我又是連最喜歡的蛋糕都不碰,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又把鑰匙弄丟了怕說出來被我唸吧?」


王马小吉(PL)

「…………」

「……糟糕、暴露了。」

「………好嘛,我错了……但是、但是,原谅我吧?」


「瞒不住你呢。不過我最喜欢的天海酱一定会放过我吧?所以、钥匙什么的…」


天海蘭太郎(KP)

「...嘛,我想也是呢。」

你似乎感覺到天海有種別於他意的失落。


「如果你又要出門了的話,臥室床頭櫃裏有備用的鑰匙。不會連這個都忘記了吧?」


「但是今天還是好好休息吧,都這麼晚了,而且感覺今天▍▌▎█▌好奇怪,肯定是出行太累了,畢竟都過了這麼長的時間。」


王马小吉(PL)

「…出远门太久了…再回来感觉这里都有点陌生了呢…呜呼——」

冒出鼻涕泡


天海蘭太郎(KP)

「要是這麼覺得的話就多回來啊。」

有些拿你沒辦法的揉了揉你的頭髮,「睏了的話就回臥室休息一下吧,桌上的東西我來收拾就好。」


王马小吉(PL)

顺从的按照他的意思摇摇晃晃的走去房间,似乎马上就要睡着在地上。


天海蘭太郎(KP)

輕手輕腳的把你扶到床上蓋好被子,然後放輕腳步離開了臥室。


臥室裏放滿了書架。

床旁有床頭櫃、牆面上嵌著衣櫃的移門。

柔和的燈光照亮著室內。


王马小吉(PL)

能先确认他走开了吗?


天海蘭太郎(KP)

房門已經關上了,為了不打擾睡著的你,天海應該暫時不會再回到這裡了。


王马小吉(PL)

飞速从床上窜下来,先去床头柜找个备用钥匙。

然后去看看书架。


天海蘭太郎(KP)

打開床頭櫃的抽屜,裡面放著兩把鑰匙

一把是銀制的精美鑰匙,一把則是鏽跡斑斑的古舊鑰匙。


書架有兩個。

一個放滿了書脊上寫著【Diary】文字的書本。

另外一個則放著許多不明所以的雜亂書籍。


王马小吉(PL)

翻翻日记。

两把钥匙都放兜里。


天海蘭太郎(KP)

日記的量十分的龐大,記錄開始的日期大概是1500年左右。


書寫這本日記的人似乎在進行有關「魔術」的研究。

上面寫道,你所處的這個被稱作「箱庭」的地方,是由魔術創造出來的空間。

開始的日記上寫滿的都是關於魔術研究的專業用語,而後來的內容開始漸漸偏向日常瑣事。


大約到了1700年左右,日記的最後一頁用稱不上整齊的字體寫著:


「我撐到現在,終於也到了命數將盡的時候」

「遺憾的是,只得留下他一個人了」

「早知道我會先一步去世,就算强行把那孩子帶出去也好啊」

「現在我的身體也不行了,怎麼後悔都是徒勞…」

「如果我死了之後,他會永遠被困在這個箱庭之中的話」

「無論是誰都好,希望有個人能放他自由啊……」

「如果  你看到了這本日記」

「請實現我最後的願望」

「雖然這話輪不到一直隱居在這裡的我來說,其實外面的世界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可怕」

「如果你能鼓起勇氣離開這裡的話,是我最大的欣慰」


日記的最後一頁夾著一張紙。


王马小吉(PL)

看看纸


天海蘭太郎(KP)


用十分拙劣的筆調畫著兩個人。

從臉上的神情可以看出,他們的關係親密十分要好。


狛枝凪斗(旁觀)

(哈哈哈好可爱

天海蘭太郎(KP)

(靈魂畫作(x

王马小吉(PL)

(b我的天巨可爱啦)



王马小吉(PL)

… 把书夹好,去打开衣柜看看。

天海蘭太郎(KP)

衣櫃裡亂糟糟的,堆著很多風格各異的雕像,雕像上方突兀地放著兩本書。


王马小吉(PL)

打开来

天海蘭太郎(KP)


【關於亞人】

紀錄著「關於   的事」的本冊。

翻閱其中的內容,直至1600年前,書寫的是有關亞人生態的觀察報告。


大概內容如下:


*帶有貓的特徵,從毛色看來似乎不是現實世界會有的種類

*食料口味和人類差不多,提出要給他吃生食的話會被他投以困擾的目光

*速度很快,力氣也不小,抱著人一起奔跑也能輕易辦到

*爪子長的很快,要定時修剪

*像貓一樣討厭水,但幫他洗澡時還是會安分乖乖的不掙扎

*夜晚比白天有精神

*有點怕寂寞,但是個懂事的好孩子

*討厭甜食

*手很靈巧,擅長做料理和照顧人

*不擅長畫畫、不擅長等待

*亞人的壽命很長,最多可以活300年左右,是人類平均的3-4倍。


王马小吉(PL)

「…」

关上书放进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


天海蘭太郎(KP)


【關於箱庭】

魔術師創造出來的空間,在現實世界裏它作為一冊繪本存在。

在箱庭之中,可以創造出施術者能想象出來的任何東西。

只是如果通過連接外界的門回歸的話,想象出來的東西都會消失。

只要施術者自身不脫離想象空間的話,連外表和記憶都是可以創造出來的。


「箱庭」是所謂理想的樂園。


使用「銀鑰匙」的話,能夠去到外面的世界。

使用「銹鑰匙」的話,能夠解開箱庭的魔術


王马小吉(PL)

「这样啊…这里的一切是不是上个家伙创造的呢?」

「但是,天海酱是真實存在的吗?还是被创造的?」


「嗯…」


天海蘭太郎(KP)

(那麼,在這裡請投一個靈感)


王马小吉(PL)

思考了一会把书收起来,把床铺整理一下。

总觉得得好好出去调查一番.


王马小吉(PL)

(图上的我居然和天海酱一样高诶)

(细心发现x)


天海蘭太郎(KP)

你發現紀錄最後的日期是約200年前左右。

在你一邊思考接下來的打算一邊整理床的時候,你聽到房間外面傳來了有人接近這裡的腳步聲。


天海蘭太郎(KP)

(嗯....沒有考慮到的細節呢。說起來畫的矮一點比較好嗎?)


王马小吉(PL)

直接开门出去,背上包。

「我醒啦!天海酱!」


天海蘭太郎(KP)

「啊。」

你撞上了門後的天海,他稍稍穩了穩手,差點把托盤上的東西給弄翻了。


「想說還沒睡的話弄點溫暖的東西給你放鬆的...已經要走了嗎?」


看著你背著背包的模樣,雖然他的語調一副不在意的模樣,但是頭上垂下的耳朵和拖地的尾巴毫不留情的出賣了其主人的心情。


某个预备学科瑞(旁觀)

好治愈啊真的是coc吗(…

百田解斗(旁觀)

好治愈啊真的是coc吗(…

狛枝凪斗(旁觀)

好治愈啊真的是coc吗(…

(不过治愈本也很好KP突然好心地不发刀了

(…我先立个flag


王马小吉(PL)

「尼嘻嘻,又不是不回来了。我稍微有点怀恋这里的东西了呢,都快忘记这里是什么样了。天海酱、能带我一起出门看看吗?」


「时间久了,连记忆也会被抹消。就算是魔术也有不能做到的事情吧…」

小声嘀咕。


天海蘭太郎(KP)

「...」

雖然你說的很小聲,而天海也沒有回應,但你看見他的耳朵微微地抽動了兩下。

貓的話,聽覺是不是也比人還靈敏點呢?


「...沒問題。」

他把托盤上的熱牛奶遞給了你,暖暖的,散發著蜂蜜的香氣。

「晚上的話會有點冷,先喝了這個吧。」


王马小吉(PL)

「天海酱、panta──」

用抗拒的眼神看着牛奶。「我還能长高的。」


天海蘭太郎(KP)

(以這個卡裡的年紀似乎不會再長了)

王马小吉(PL)

(那就更不用喝了!)

(说着灌了口panta)


天海蘭太郎(KP)

「你啊,就是這樣才會長不高吧。」

一臉無奈的看你拒絕蜂蜜牛奶的舉動。

「要走了的話,讓我送你到去門那裡吧。」


王马小吉(PL)

鼓着脸颊摆出一副赌气的样子,但是依然拿起牛奶喝了下去。

「好好好…我喝还不行吗?天海酱真的有时候跟媽媽桑一样诶…虽然东条酱更像。」


某个预备学科瑞(旁觀)

b.东条妈妈兰太郎爸爸(出去


王马小吉(PL)

「带我去看看吧。还想多听你说说话呢…比如:我不在的时候都在做些什么呢?边走边说吧。」


(哎呀糟了一不留神吐槽了…pc是不知道东条酱的吧!)


天海蘭太郎(KP)

「如果你能對自己更上心點,他也不會像這樣追著叮囑你了呢。」

隨手把杯子跟托盤擱置在一旁的櫃子上。


於是你們走出了小房子。

外面已經遁入了黑夜,繁星點點如同灑落在深藍色天鵝絨上的寶石,閃爍著耀眼的光芒,這片星空美麗地彷彿不是現實中的景色。


王马小吉(PL)

「天海酱!我看到了很多有趣的事物哦。是这里不曾拥有的。」

「在外面有很多的东西,你好奇过吗?这里之外的地方。」


天海蘭太郎(KP)

「是呢,雖然你常常出去偶而才會回來,但是每次回來時都帶著很多不可思議的東西,也會對我說說這次又去了哪個國家、看到了什麼樣的景色。」

「留下來的書本裡紀載的國家、風景,那些沒有人造訪過的古老遺跡、,翻越過險山峭壁、雲海縈繞下的日出,只存在於遺世獨立之處的不可思議的民族,像是我這樣的存在或許其他地方也有吧。」

「很想出去看看的,但是要是我也離開的話,你回來的話肯定會找不到路吧。弄丟鑰匙啊被鎖在外面什麼的...是呢,不能留著這裡沒有人在呢。」


走了一小段路前方茂盛的樹叢中,有一扇被掩蓋住的門扉。


「下次什麼時候會回來呢…」

意識到自己的話語會帶給你困擾,他拍了拍自己的臉,又露出了你很熟悉的,什麼都沒問題的笑容。


「……啊,抱歉。這種話是不可以說的。」

「已經拿回鑰匙了吧?」


王马小吉(PL)

「…………原来是在担心这个啊!虽然这次好像也是我弄丢了钥匙…唔唔…」

「不过啊、天海酱!如果我说,现在可以一起在外面生活呢?」


天海蘭太郎(KP)

「...」

聽見你說出「一起生活」,好不容易維持住的笑容垮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悲傷的表情。


王马小吉(PL)

「…诶、怎么了?」

赶紧停下脚步拍拍他的脸,「表情很难看哦。」


天海蘭太郎(KP)

「雖然不知道你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這樣說的...真是溫柔的謊言呢,說謊家。」

「知道多少了呢?說不定已經比我知道的還要多了。」


盯著你看,毛茸茸的尾巴纏上你觸碰著臉頰的手腕,僅僅是纏捲了一下就放了開來。


王马小吉(PL)

「…哎呀、我还想再知道更多东西呢。这是不打算继续告诉我了吗?」


天海蘭太郎(KP)

「即使是我,也有不想去知道的真實呢。」

輕描淡寫地把話題帶開,他站在門扉旁。


門的另一端無庸置疑的能夠通往現實,而你手中的鑰匙左右著這個世界的命運。


是要告知殘酷的真相,將他從這個箱庭解放呢?

還是什麼都不說的,放任這個小小的世界繼續運轉下去呢?


王马小吉(PL)

开始掉下眼泪屋里哇啦的哭起来、「太感动了…本来我还打算就这么走人了的………这么真挚的请求我怎么能放任不管呢…你都知道了吧?」

从包里抽出日记


「还有这个诶!是你的画吧?」把画纸拿出来打开「很可爱哦!我想那个人也很珍惜你吧?」

「但是,毕竟你跟他不一样哦。他可没办法活这么久。」

「所以就写下了这种东西啦★」

「你确定吗?就算这也是他的愿望哦?」


天海蘭太郎(KP)

「那張畫、居然還留著嗎...」

「很短暫呢,不管是我還是他都一樣。」

「──已經重複了好幾次,做著相同的事情……因為、還想再見一面。」


他的笑容有些寂寞。


「結果,連自己也已經死掉了這件事都沒注意到呢。」


王马小吉(PL)

「…重复了好几次?」


天海蘭太郎(KP)

「──是啊,已經不知道重複了幾次...雖然是不擅長等待,或許是因為待在箱庭裡面,對時間的流逝也變的有點遲鈍了吧?」


「除了你之外,以前來到這裡的人,大多都是為了我好,什麼都沒說的就留下我離開了。」

「當你說出一起出去,一起在外面生活的時候,雖然知道你其實並不是他,還是有點開心的。」


王马小吉(PL)

「呐、以前进来的家伙们,你也去一样接待了他们吗?」


天海蘭太郎(KP)

「是呢。雖然大多都是知道了鑰匙在哪裡之後就偷偷地離開了。」


王马小吉(PL)

「你也有跟他们说过你的故事吗?」


天海蘭太郎(KP)

「即使我不說,你不也全部看到了嗎?」


王马小吉(PL)

「知道了你的事情后都选择了沉默啊…只是有点好奇呢。我说、那个家伙,明明跟我那么像。」

「可恶………………………我就不行吗?」

呜里哇啦的大哭起来。


天海蘭太郎(KP)

「啊啊、當初看到的時候真的嚇了一跳呢。」

「不過,你還有需要你回去的地方吧?」

「不回去的話,外面的那個人會擔心你的...再說──」

「我也早就已經不存在了。」


王马小吉(PL)

「我现在很好哦!但是、既然是愿望的话,不完成就会非常纠结啊。」


天海蘭太郎(KP)

「...?」

他一臉疑惑的看著你,似乎不明白你話語裡的含意。


王马小吉(PL)

「我说天海酱!你也想去看看吧?外面的世界。」

「那么、哪怕只看到一眼,他的愿望,也算是大家的愿望。」

「你愿意吗?」


「嗯嗯!保证你不会后悔的!就这么出去也太遗憾了………你也很辛苦吧?」

拿出锈钥匙晃了晃


「我觉得,差不多可以让它结束了。」


天海蘭太郎(KP)

「啊啊。」

「辛苦嗎...或許是吧。」

「就這樣把門打開吧,直直地往前走不要回頭,我會跟在後面的。」


王马小吉(PL)

走到他跟前示意他蹲下来一下。


天海蘭太郎(KP)

「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他配合了你的身高蹲下身子。


王马小吉(PL)

「明明猫耳这么可爱…」

小声嘀咕。


天海蘭太郎(KP)

耳朵微微抽動的兩下,貓的聽覺果然是比人類還靈敏的多啊。


王马小吉(PL)

趁机赶紧摸摸脑袋眼泪哗哗哗哗流

「呜呜呜——超可惜啊!毕竟出去后就不存在了!」


天海蘭太郎(KP)

「──...、嘛,你就好好的摸個夠吧。」

嘆了口氣,他任著你有些粗魯的搓揉的頭髮。


王马小吉(PL)

「啊、还有…──」

眼泪像是关上了开关一样突然止住,拍拍他脑袋,凑近他的脸用温柔的声音说道:


「──我回来了。」


说完后拿起鏽的那把钥匙重新插上门.

毫不犹豫的往前走.


天海蘭太郎(KP)

「──」

一瞬間你從對方綠色的貓瞳裡看見了自己的身影,但是你知道對方此刻眼中的並非你的身影。

將銹蝕的鑰匙插入面前的鎖眼,沉重的大門打開了。


「啊啊...──」

「──歡迎回來,▍▌▎█▌。」


守候的貓的身影和他的話語,逐漸地消失在門的另一端。


直到最後,你依舊沒能聽清楚那個名字喊的是誰。

但已經不重要了。


面前的大門化作虛無,你跌入黑暗的空間中。


意識開始漸漸遠去……

在落到了地面,你聽見了某個人的聲音──


「能將那只笨貓帶出去,姑且老實謝謝你一下啦。」

這樣帶點戲謔的、不坦率地道謝。


---------------


天海蘭太郎(KP)

「──君?」

「───馬君?」


王马小吉(PL)

「………」

「……好吵。」


天海蘭太郎(KP)

「──王馬君?」


睜開雙眼,出現在你面前是天海擔憂的表情。

他的頭上沒有貓耳朵,背後理所當然地沒有一甩一甩的貓尾巴。


「啊、回神了嗎?沒事吧?」


這裡是一開始你們所在的那間古玩屋。


王马小吉(PL)

「…」

「你是谁」


天海蘭太郎(KP)

「我說、這是什麼玩笑或是惡作劇嗎?」


王马小吉(PL)

很夸张的露出大惊失色的表情退远了几步.

「…没有了…猫咪」

有些遗憾的看着他头上卷曲的绿发.


「是的是的──我以为要再也见不到天海酱了!没事真是太好了,果然这里有神秘的魔法力量啊!」


天海蘭太郎(KP)

「...?」

無法理解你話語和目光的失落從何而來,天海明智地選擇不再繼續糾結在這個話題上。

「王馬君,對貓情有獨鍾嗎?那這本繪本你大概會喜歡吧。」


放在你面前的,是一本繪本。

──書名是,《永不完結的故事》


那是描繪著一名帶著小丑面具的嬌小怪盜,和一隻綠色眼瞳的貓咪助手在世界各地冒險的故事。


王马小吉(PL)

(也没有意外死掉什么的www)

天海蘭太郎(KP)

(像上次那樣的極端狀況也不老是會發生嘛)


王马小吉(PL)

「嘻嘻…不用在意啦、只是我的自言自语而已哦。看起來很有趣啊,这个绘本。」

「能买下来吗?」


王马小吉(PL)

(等下我包里是不是还放着什么)

天海蘭太郎(KP)

(沒有,從箱庭出來後都不見了)

王马小吉(PL)

(好吧…)


天海蘭太郎(KP)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要就買下來了,王馬君想要的話就給你吧。」


那只貓,最後一定好好的和那個人見到面了吧。

雖然毫無道理可言,但你有著這樣的預感。


看見繪本上怪盜和貓咪的笑容,你感覺心底裏暖暖的。



── TurnEND . 永不終結的物語

防雷頁

*才育前提,大家一起玩TRPG的團錄

*輕微的天苗要素,穿插其他角色的吐槽

*對角色的不友好、死亡、流血描述

*些許(。)的ooc有

*原劇本

お味はいかが?
作者:なつ
作品id:id=7984221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話▼


















天海蘭太郎(KP:

好像已經睡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睜開眼的同時慢慢坐起,耳邊傳來輕微的金屬聲響。

自己、好像趴在桌上睡著了。

身前的單人小桌鋪有白色桌布,上面整齊地擺放著閃亮的銀色刀叉。


身後坐著的椅子十分柔軟,讓你感覺很舒服。


房間十分明亮,對面的墻壁上有一扇木門。

右邊的墻壁上則是貼有一張標題為「致客人」的注意事項。


桌子中間放著一盞燭臺,蠟燭的火焰輕輕搖晃,在光線充足的室內它只起到了製造氣氛的作用。


(請自由行動)



天海蘭太郎

(嗯?這個開場有點面熟?想多了,是你的錯覺呢。)


苗木诚(PL)

“……啊?”

“什么…我在哪?”

【我要查看一下身上的衣服与携带品是否齐全。】


天海蘭太郎(KP

你檢查了一下,衣服和身上的東西都還在,錢包裡的錢也沒有缺少。

但是裝在口袋裡的零食都不見了。


王马小吉

(是谁干了这种毫无人性的事)

天海蘭太郎(KP

(飯前吃零食是不行的呢)

狛枝凪斗

(偷吃零食……或者中途掉了吗?感觉在意外的地方十分不幸呢…)


苗木诚(PL)

“奇怪…我记得是有好好放进口袋的呀。”因为丢失了最喜爱的零食而看起来十分苦恼。

“果然是梦吧。”

注意到了右边墙壁上的注意事项。阅读。


天海蘭太郎(KP)

紙張上的內容如下

-------------------------

*注意事項

致客人


·本餐廳是單獨的包間。  請客人您盡情享受獨自一人的時間。

·所有的食材都只有獨一份。

由於是為客人您特別準備的獨一無二的食材,我們無法在您退回餐點后重新製作,十分抱歉。

以防萬一,如果您確實有這樣的需求,我們會重新準備其他代用的食材。


·直到客人您滿足為止,我們會持續不斷地為您供應套餐料理。


·本餐廳只收取客人您滿足的聲音和笑容作為餐點的費用。

  請注意,在客人您沒有吃完料理的情況下,我們會從其他途徑收取費用。

--------------------------------

王马小吉

(特殊的食材吗…)

(总有点不妙的预感)

(给餐厅的服务满分!)


苗木诚(PL)

“…我 我有预定过这种用餐服务吗?那个其他途径是怎么回事……总觉得很昂贵啊我的收入真的负担得起这种定制餐吗,我在做梦吧?”


【我想要检查一下烛台与桌底。需要骰侦查吗?】


天海蘭太郎(KP

(不用,可以直接看到)


燭台是普通的金屬燭台,可以輕易地拿起來的重量,沒什麼特別的。

桌子的裏側寫有紅色的文字──「用餐用語是基本禮儀」


書寫的「顏料」還沒有乾涸,發出一股淡淡的鐵銹味,似乎是不久前寫上去的。

【請骰一個靈感】


苗木诚(PL)

(70/45 成功。要命啊…高灵感低san的卡)


天海蘭太郎(KP

那是、作為醫生的你一點都不陌生的氣味和質感。

桌子底下的文字、……該不會是用血寫的?


一瞬間,你的腦海中冒出了這樣可怕的猜想。


SAN CHECK 0/1


苗木诚(PL)

(45/85 失败)



天海蘭太郎(KP

(出現了喜聞樂見的SC,而且毫不意外的失敗了,那麼扣除一點SAN值)

苗木诚(PL)

(san45-1=44)

天海蘭太郎(KP

(...總覺得,停在了不是很吉利的數字上呢)

苗木诚(PL)

(请不要再用这种目光看着我了……。抱头痛苦)

王马小吉

(下次估计发现的就是什么尸体肉块)

(努力逃过sc吧.苗木酱)

Kibo

(汉堡肉)


苗木诚(PL)

我要去查看一下门是否能打开。

肯定不能吧(。


天海蘭太郎(KP

是的,門鎖上了。

──正當你這樣想的時候。


你對方才的發現感到困惑,對面的門忽然打開了,一位穿著女僕裝,容貌美麗的栗髮女性走進房內。


(形象圖,不代表該角色立場)


苗木诚(PL)

“……你,你好?”被突然进来的人吓一跳后退一步。


王马小吉

(哦!)

(妈妈)突然

(不…什么都没说哦我!)


天海蘭太郎(KP

「用餐的話,請好好的待在位子上吧。」

基於某種無法道明的理由,你在她的目光下乖乖地回到了座位上。


她端著的銀色托盤上有一個白色的小碗。


「讓您久等了,苗木君,現在開始為您提供套餐料理。」

他帶著微笑把碗放到你方才的位置上。


苗木诚(PL)

(嗯…其实还想去看一下那张告示的背后呢,一会儿有机会再看好了。)

瞧瞧碗里的内容。


天海蘭太郎(KP

五顏六色的蔬菜上放著直徑一厘米左右的圓柱形炸物,怎麼看這都是一碗沙拉。


「請好好享用。」

放下餐點后,她朝你鞠了一躬,離開了房間。


苗木诚(PL)

“啊,谢谢。”

想问价格的话到了嘴边被咽了回去。


我用餐具叉一点沙拉嚼嚼。

好吃吗?


天海蘭太郎(KP

蔬菜新鮮爽口,帶有柑橘香氣的調料巧妙地增添了風味,無論從哪個層面上來說都只有「好吃」這樣的評價。


王马小吉

(这是个有味道的剧本.)

天海蘭太郎(KP

(唉呀,深夜開這個劇本是不是不太好呢...)


苗木诚(PL)

“唔…”嘴里塞的满满地嚼着,一边想着刚刚自己漏掉了告示的背面没有看。

包括自己的物品少掉了以及没有来这里时的记忆,这里处处透着奇怪,万一是真人恶作剧什么的…


【我要去看看告示的背面。】


天海蘭太郎(KP

上面放著的炸肉脆脆的很有嚼勁,吃了美味的沙拉讓你的心情稍微平靜了下來。

【san值恢復 1d4】


吃完沙拉後,你聽到不知道哪裡傳來了「鈴、鈴」、這樣清脆的鈴聲。

翻開告示的背面,是空白的,什麼都沒有寫上。


苗木诚(PL)

(咦,炸肉必须要吃吗……那个形状,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天海蘭太郎(KP

(笑而不語)

王马小吉

(吃吧?孤独的品尝美食也是种幸福哦!)


苗木诚(PL)

(san44+2=46)

“嗯,铃声?”


天海蘭太郎(KP

咖搭的一聲,門打開了。

她端著的銀色托盤上有一個稍微大一點的湯碗。


「...苗木君?」

對於你翻看著告示背面的舉動不解,女僕小姐以困惑中帶著關愛的目光看著你。


苗木诚(PL)

“啊,我只是在寻找隐藏摄像机…不没什么。说起来,虽然你好像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不过……你好,我是苗木诚,小姐你的名字呢?”对她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


王马小吉

(隐藏摄像机www)

(老大哥真人秀节目!)突然


天海蘭太郎(KP

「包廂裡不會裝設的,好好保障客人的個人隱私是我們的職責。」

「我的名字嗎?不重要呢。我只是負責製作和遞送苗木君料理的一個女僕而已。」


她一邊說著,一邊把托盤上的湯碗放到你面前。


苗木诚(PL)

我瞧瞧碗里。


天海蘭太郎(KP

很好聞的蔬菜濃湯。

湯裡放有字母形狀的通心粉和一顆白色的球狀物。


苗木诚(PL)

“女仆桑,一定要全部吃完吗?”


天海蘭太郎(KP

「不浪費食物是對食材的尊重呢。」

「還是說,對於料理感到不滿意嗎?」


Kibo

(天海桑的剧本都,好治愈) 


王马小吉

(那是KI坊的错觉)

(是错觉啊!)


天海蘭太郎(KP

....(別開目光)


王马小吉

(天海酱? 微笑)


天海蘭太郎(KP)

( 也許對每個人來說,「治癒」的定義都不一樣吧)


Kibo

(有美食有猫啊…烤肉.) 


苗木诚(PL)

(这个白色的圆球……一定要吃吗!)

(好吧)

我干了这碗掉san汤,来世再做san满值。

通心粉是什么字母呢?


王马小吉

(没有来世了★


天海蘭太郎(KP)

【EYS】

是這三個字母。

有著粘稠食感的羅宋湯。

暖呼呼的,使人的心情也安穩下來。


白色的小球不知道是不是料理過程中做了什麼,帶著一點透明感的淺綠,比較硬,還有點苦味。


吃了美味的料理,SAN值恢復1D6。


苗木诚(PL)

(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啊王马君。)


王马小吉

(眼)

(...咳)


天海蘭太郎(KP)

(料理裡使用眼球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呢)


王马小吉

(嗯 也对哦 )


苗木诚(PL)

(san46+3=49)


王马小吉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物种的了!)


七海千秋

(这个情节很像恐怖游戏里的必死选项呢。)


王马小吉

(嗯!先多立几个flag再说——)

(七海酱 给!)

(给她死亡小旗旗)


天海蘭太郎(KP)

(那麼恢復3點SAN值)


 「接下來的餐點會需要點時間烹調,請苗木君稍微等待一會。」

女僕收起了你吃完的空碗,對你這樣說道後就離開了房間。


不知道是單純疏忽還是有什麼含意,在這次出去的時候女僕沒有關上房門。


七海千秋

(接过flag…?不过苗木同学的话一定有特别的幸运情节吧。——我是这样想的。)

天海蘭太郎(KP)

( 比如說,像是前代主角專屬的二周目通關特典一類的物品嗎?)


 

苗木诚(PL)

“好,辛苦了……”

尾音微妙地逐渐变小后断开,在对方后脚刚踏出房门就挪到了门前。

悄悄往外面看一眼。


天海蘭太郎(KP)

門外是昏暗的走廊,完全看不見左右延伸出去的部分里有什麼。

正前方有一扇白色的門,上面寫著「食材室」。


王马小吉

(dokidoki)


苗木诚(PL)

我先去查看那扇白色的门。


聆听。

(85/60 成功)


天海蘭太郎(KP)

那麼你隱約地能聽到門後似乎有金屬摩擦的聲音、要比喻的話,像是鐵鍊被拉扯的聲響。


苗木诚(PL)

“……”

食材里还有活着的东西吗!这么想着。

门上锁了吗?


天海蘭太郎(KP)

沒有鎖,可以直接打開。


苗木诚(PL)

我要开一条小缝。

这里骰潜行有用吗?

如果是光源暴露问题的话,回头去把餐厅的门关上。


天海蘭太郎(KP)

裡面很暗,一點光也沒有,什麼也看不清。

血的腥臭味和「什麼」痛苦的低吟聲從門縫裡飄了出來。


(有用的)

如果要調查這裡的話,沒有光源是不行的呢。


苗木诚(PL)

(…才发现我没有点潜行啊!失败了)

(10/24 失败)


天海蘭太郎(KP)

( 找光源、經典的恐怖遊戲橋段呢。)


門裡的那個東西並沒有發現你的存在。


苗木诚(PL)

那我坦荡荡的进去了。


“打扰了…”

超小声。


王马小吉

(哇…)

(居然没有开门杀)


七海千秋(围观)

(一般都是找到光源后的那一刹那会出现怪物)

(虽然是不确定的因素不过还是请苗木同学小心喔。)


苗木诚(PL)

(七海同学好熟练啊…不愧是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呢。谢谢提醒噢。)


天海蘭太郎(KP)

墻壁、天花板和地板由混凝土製成,靠近門的牆壁上貼著一張紙,最底面、正前方的墻壁邊上好像有「什麼」在,但實在太暗了,完全看不清。

房間的空氣中漂浮著血的腥臭味和因為痛苦而發出的喘息聲。


苗木诚(PL)

面对血腥气倒没有什么不适,只是对这里放着活食材而感到诡异。

查看那张纸。


天海蘭太郎(KP)

因為太暗了,沒辦法看清紙上的字跡。


苗木诚(PL)

我拿出手机开手电筒。


天海蘭太郎(KP)

--

食材的禮儀


·在美味的狀態下被吃掉。

  這是最重要的。

·對退回的食材進行廢棄處理,然後用別的食材代替。

·能讓客人滿意的話作為食材的使命就結束了。

·活著的才算新鮮食材。

 死掉的是無用的食材。

--

透過手電筒的光,你同時看清楚了,深處牆壁上的是什麼。


苗木诚(PL)

“活着的啊……啊?”



天海蘭太郎(KP)


那是

毫無疑問的,是人。


你當然認識墻邊的人。

他是和你曾和同一個學校,你的後輩,原‧超高校級的冒險家──天海蘭太郎。


低著頭的他,臉上不斷地有血滴落下來,原本那對淺綠色眼珠所在的地方,現在只剩下空蕩蕩的眼眶。

因為套著固定在墻壁上的鐵質項圈,他的行動完全被限制了,垂下的雙手沒有手指,只留下十指根部整齊的切口,像是被刃物砍斷的。

同時,為了防止因為過度痛苦而咬舌自殺,他的口中被塞上了口球,只能斷斷續續的發出痛苦的呻吟。


王马小吉

(……………)


苗木诚(PL)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展开啊!)


王马小吉

(天海酱 对于npc卡下手一贯的和善呢.点头)


天海蘭太郎(KP

那麼,見到熟人被近乎是拷問般的對待,還有他現下悽慘的狀況,

San cheak 1d3/1d6+1


苗木诚(PL)

(嗯,早在吃那些料理前就超游出展开了……天海君果然下手非常狠啊)

(49/83 失败)


天海蘭太郎(KP

(畢竟開始的時候就說帶有r18G成分了嘛...那麼,減少2點SAN值)


苗木诚(PL)

(san49-2=47)


苗木诚(PL)

“……啊…天海君……?”

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几乎僵硬在原地,内心一直隐约涌动着的不安变为了现实。

冲过去想将他放下来包扎伤口又不知无从下手,慌乱到极点手足无措。

脑中的一切串了起来,无论是方才食用的沙拉还是汤其中那一部分非平常的食材原来都是…

“天海君……、天海君……”

低声喃喃着对方的名字慢慢跪坐在地上干呕了几下却什么也没吐出来,身心都有的强烈痛苦让自己几乎要落下泪来。


“发生什么了……这里是哪里,你为什么会被这么对待……”


苗木诚(PL)

我要骰个急救,撕下衣服给天海的手和眼部做紧急包扎。可以吗?


天海蘭太郎

(可以,請骰)


苗木诚(PL)

(70/42 成功)


天海蘭太郎(KP

你慌亂卻又逼迫自己冷靜下來,試著撕下了衣服的一部份試圖給眼前的友人止血。

但你也很明白這樣的急救處理只是杯水車薪。


那些從他身上被割下、切除的、無法復原的,發現過無數斬新世界的「眼睛」和攀登、紀錄描繪了許多風景的「手指」,都於方才被烹飪、做成了所謂「美味的料理」,被你吃下肚裡。

儘管已經無法看見,但在察覺到你的碰觸時,天海掙扎的十分厲害,但是很快又平復了下來,取代的是痛苦、悲傷的低吟,但因為口中塞著東西的緣故,無法好好地說出話。


苗木诚(PL)

我要尝试给天海君把口球取下来。


天海蘭太郎(KP)

他已經聽不見你的聲音了。

混合著血液的淚水從空洞洞的眼眶溢出、滴落在地上。

連死亡都不被允許的極致痛苦已經持續了多久了?

從你昏睡開始?從第一份料理開始製作?


你取下口球,你終於聽見了他的話語,因為嘶吼而暗啞虛弱的聲音重複著──


「殺了我...──」


想是懇求、像是乞求、像是奢求,連解脫都是過分的願望。

因為啊,作為「食材」,就連死去都是不被允許的。


天海蘭太郎(KP

(今天的天海:被美味的享用掉(物理)

王马小吉

(天海酱 我还记着呢…)

(嗯…是12次没错吧?)

天海蘭太郎(KP

(對啊,可計算範圍內的)

王马小吉

(连我都开始心疼你的pc卡了x)

天海蘭太郎(KP

(我對待自己的pc是很好的,但劇本裡npc就是...)

(探索者的重要之人總是會遇上倒楣事)


苗木诚(PL)

“…不……不要………”

在听到对方的恳求一瞬间几近崩溃地拽住了他的衣角仿佛这样就能挽回什么,全身颤抖握紧的拳头指甲嵌入肉中都没有察觉,即将亲手杀死对方的痛苦战胜了一切。


【混乱使我暂时无法下定决心杀死重要的人,我可以骰一个拳击/厮打来击晕他吗?】


天海蘭太郎(KP)

(打暈嗎?)


你極力克制住混亂的狀況,打暈了天海,暫時地把他從痛苦裡解放了出來。

──至少你是這麼認為的。


但是,他依舊被束縛在牆上,要帶上他一起離開似乎不是容易的事情。


苗木诚(PL)

用手电筒环视一周,看看房间里除了天海君还有什么。


天海蘭太郎(KP

很多食材,各種珍禽異獸、甚至連你記憶裡從沒見過,甚至連是不是存在於世界上的怪異的動植物都有。


苗木诚(PL)

嗯姆姆…有刀吗?能作为武器的尖刺或者长条形物品也行。


天海蘭太郎(KP

(暗骰)

這時,你聽見了「鈴、鈴」,清脆的鈴噹聲。


(請骰一個幸運決定能不能找到)


苗木诚(PL)

(45/32 成功)


天海蘭太郎(KP

那麼你發現了一把菜刀,剛好可以握在手中揮砍的大小。


天海蘭太郎(KP

(唉、菜刀...這可還真是....)


苗木诚(PL)

不能回去呢。既然是来取“食材”的,与其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地坐回去还不如撕破脸皮。

这么想着掂了掂菜刀,意外地冷静了下来。这里有我可以躲藏的地方吗?


最好靠近门。


天海蘭太郎(KP

「您不打算回到房間,也就是說您打算終止套餐,然後將餐點退回是嗎?」

正當你考慮著的時候,你的身後傳來了女僕的聲音。


苗木诚(PL)

好快啊!

天海蘭太郎(KP

(其實已經有提示了呢...)


苗木诚(PL)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回过头对她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如同询问名字般温和。


“不。”

“我吃饱了。”


王马小吉

(不愧是 妈…)

(东条酱!)


天海蘭太郎(KP

在你話音落下的同時,女僕先是愣了一愣,他看了眼手上托盤的料理,露出了悲傷的表情。


「在這個時候說出結束的信號。也就是說您還沒吃完就已經感到滿足了,是嗎?」


「苗木君,您對什麼有所掛慮嗎?明明不需要擔心別的事……」

嘆了口氣,語調裡帶著「這也沒辦法」,這樣的含意。


「那麼按照約定,我們會從別的途徑收取報酬。至於食材也盡到了自己的職責,套餐料理就為您提供到這裡,請兩位慢走。」


說完這句話之後,你的意識融化在全白當中。


------------------------


苗木诚(PL)

(哎 哎 等等啊…)

(我还想……)

(……算了,力量11也折腾不了)


天海蘭太郎(KP

再次睜開眼時,在你面前的是吃了一半的食物。

...自己大概是在吃飯的途中失去意識了。


「嗯...?怎麼直盯著我看,我的臉上沾了什麼嗎?」

在你對面坐著的天海,和你對上視線之後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咦?好奇怪啊...

……為什麼呢?


──為什麼,天海看起來也那麼美味呢?


王马小吉

(报酬 是指这个啊…)

(诶呀ww)


苗木诚(PL)

意识到自己对天海产生食欲的瞬间,我要端走我的碗,远离他。

“抱歉,天海君……我今天稍微有些不舒服,先去休息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悄悄离开这座城市,远离天海君。


苗木诚(PL)

(为了不出现好味结局,我正在很努力地挣扎着(。)


天海蘭太郎(KP

「欸?苗木君...?」


方材的事情只是夢嗎?你雖然想這樣說服自己,但是此刻心中對友人湧起的異樣慾望彷彿在向你強調,方材的一切是確實經歷的。

──你的確吃下了天海的一部分。

──而且,覺得很美味

──不僅如此,你還想要吃下更多


這樣的慾望只是過於真實的夢境帶來的錯亂,還是就這樣死死地刻印在你身上了呢?

祈禱,不是後者吧。


──Normal End.還想再吃更多


·獲得後遺症:「世界第一的美味」

PC在接下來3個和天海蘭太郎一起參加的模組中需要在開場時根據KP的指示進行POWx3的檢定。

失敗時會因為覺得對方非常美味所以想要(物理上的)吃掉他。


·san回復1d6



苗木诚(PL)

……哎。头痛的叹息.jpg

天海蘭太郎(KP

得到了很麻煩的後遺症了啊...


YGO IF Project Music Party企劃公開了所以這裡也來放著。

差一點就窗了,好險最後還是把他生出來,謝謝主催的包容(下跪謝罪

選曲是【ODDs&ENDs】


2017年最後的一張圖呢。

以後也請多指教。

為溫柔的機器人獻上銀色花束,讓末日的冒險家看見璀璨星空│前夜│(天KI)

*借用了星之夢的世界觀,被遺留在天文台的導覽機器人KIBO與末日世界中前行的冒險家天海

*角色屬於彈丸論破v3,OOC屬於我

*標題其實跟內文沒有太大關係(x

*以上都可以的話→


距離上次約莫經過了一百二十二個日落。

背著沉重挎包的天海蘭太郎微微偏頭,透過平放在手掌上小小圓盤上顫動的指針確認自己前行的方向沒有偏移。據說遙遠過去的人們是透過天際高掛的星辰辨識方位,能觀測到最遠的是天龍座α和小熊座β,仙王座γ是當前的北極星,14000年左右的未來在歲差影響天琴座α會成為下一顆北極星。

只是如今在人為重度污染、滿佈霧霾和...

【★】

美其名稱作「孩子」,實質上把該角色當作對他人復仇、貶低他人創作,散發醜陋惡意的工具,果真是名符其實的復仇者呢。

在螢幕另一端窺視著伺機在別人的傷口上撒鹽,妄想著別人會因此痛苦換取低劣的自我滿足,拿自己的不足和病痛說嘴向別人乞求同情,然後對此沾沾自喜。

如此可笑的姿態。

真可憐,最悲哀的莫過於是當事人對此毫無自覺呢。

1 2 ————
©無意義堆疊 | Powered by LOFTER